故乡的冬天

Date:2015年12月30日 16:39

今年的雪来得晚。虽然飘飘扬扬只下了半天,在地上只有薄薄一层,却足以勾起我对童年冬天的回忆。

那时候,年年刚立冬,大雪就一场接一场地飘下来。常常,早晨一睁眼就看到石头老屋的门窗被厚厚的积雪封住了。明亮的光线从门窗缝隙里钻进来,停在屋里的旧家具上,泛起隐隐的光。这光撩得我心里直痒痒,想着赶紧跑到雪地里去扑麻雀,或是拿几根长竹竿敲落房檐下长长的冰溜子吃。

屋外冰天雪地,寒冷彻骨,但厚厚的雪像被子一样,把我们的房子紧紧抱在怀里。老屋的墙壁是大块的土坯垒起来的,厚实保温。

其实,家里的温暖多是来自于热腾腾的锅灶。勤劳贤惠的母亲早早就起来生火做饭了,待我们醒来时,屋里已是饭香弥漫。

在那贫困的年代,就着咸菜疙瘩,吃一碗浓稠的面糊粥,就称得上美餐一顿了。可母亲总能把最普通的食材变着花样做出来。比如萝卜,除了清炒、凉拌,还能打成丝拌上豆面蒸着吃。地瓜,除了煮得软烂甘甜,还能切丁煮粥,或是切片晒成瓜干。吃饱喝足,浑身热乎乎的。我们推开木门,飞一样跑出去。

父亲在我们吃饭的时候,早已清除了门口的积雪,铲出一条从堂屋门口通向大门外的走道,与胡同里各家邻居清理出来的雪中小道相连,让我们可以去很多地方玩。

在村里的小广场上,我与别家的小伙伴们聚了头。去准备东西捉鸟,去堆大大的雪人,还有些小伙伴去村后结了厚厚一层冰的水塘里滑冰。

几场雪落下来,白了远山、白了树林、白了村舍,连村口那盘老石碾也披了白,静静地卧在那里。披上厚厚雪衣的故乡,显得更加静谧、安详,直到来年春暖花开,消融的雪水才会顺着河沟哗哗流淌出来,唤醒山野,浸润大地。

一场大雪,给庄稼人带来一个充满安宁和希望的季节。雪越大,越能象征来年好运。乡亲们喜欢围着温暖的热炕聊来年的收成,男人喝杯小酒,女人纳鞋底、缝新衣,为新年做着喜庆的准备。

一路看着雪景,我走向老师的家。在暖融融的屋里,老先生打开书本,教我背诵 “绿蚁新醅酒,红泥小火炉。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?”看着我顺利背下来了,老先生开怀大笑。我年少的心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,真正感受到知识的坚实力量。

从小到老,我都没有怕过寒冷。无论走到哪里,无论遇到多么低温的天气,只要想起冬天老屋里一家人的温暖相伴,想起母亲揭开锅盖后满屋的热气腾腾,想起父亲为我们铲雪的背影,想起老师字里行间的谆谆教导,我心里就会热乎乎的。童年的冬天,仿佛给了我立足的根和不尽的生活底气。
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江河

TypeInfo: 成山文苑

Keywords for the information:

Webpage Copyright: (China•Shandong) Chengshan Group Co., Ltd. Powered by www.300.cn 鲁ICP备08102075号